网友“无所谓”
对一口老井很有所谓

阅读数:0

  网友“无所谓”

  对一口老井很有所谓

  网友“无所谓”求助:我一直住在杭州荷花池头36号,已经住了几十年了。家附近就是劳动路社区,那里有口老井,一直都在用的,井里至今也都有水。但是之前南山路南线改造,有些地方拆拆建建,我很担心这口井会怎么样,希望有关部门能够把这口井保护起来。

  帮帮团记者 杨茜:“无所谓”网友其实对这口井很有所谓,大伯叫奚杭洪,68岁,是个热心人。

  奚大伯住在荷花池头36号,是一处回迁房。一路之隔,有一幢黑瓦白墙的房子,挖土机正在施工。他带着钱报记者绕到房子的南边,一扇铝合金小门半掩着,推开门,穿过一条小巷,眼前也是一片泥泞,工人在施工。

  大伯在一块水泥板前停下。“喏,就是这口井。”他翻开水泥板,下面确实是一口古井,但是井圈已经没有了,还有一根直径约20厘米的排水管接在井口。往下看,井里还有水,但水不复清澈,浮着层层泡沫。奚大伯说,大家都叫这口井“井埠头”,也不知道算不算名字,老底子的时候,邻居之间会说一句:“我去井埠头打水去了。”

  印象里,这口井比他年纪还大。井的前面就是广福里街,那时候的街很窄,街边都是矮房,没有自来水的时候,大家用水都靠这口井。后来,这里拆迁了,原住民也搬走了,街道也拓宽了,很少人还记得这口老井的存在。

  奚大伯回忆,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荷花池头有个公用的自来水龙头,一分钱一担水,有专人看管,居民们接自来水是用来喝的。“但洗衣服、洗菜,都是靠井水的,有个桶,你打好我来打。”

  老邻居葛土根比奚大伯还大一岁,11岁的时候就住进了荷花池头。他回忆,“哪怕家家户户有了自来水,大家还是会打井水用。再后来这里拆迁又回迁,还有些老人家记得这口井的,现在的年轻人,那是根本不晓得的。”住在三衙前11号一楼的都大伯,1977年搬到这里,也知道这口井。十多年前南线改造,这口井也就被圈了起来。没有人再用过。

  “井水冬暖夏凉,真的是好。这些年下来,这口井还没有成为枯井,是不是应该保护起来呢?”奚大伯说。

  这口井究竟命运如何?

  清波街道相关工作人员说,趁这次改造的时机,他们准备将井埠头保护起来,在周围做些小景观,将来可以让居民休憩。“我们也想趁此机会,征集关于这口老井的故事。”

  据了解,预计社区配套用房将在明年投入使用,期待老井恢复往日的清澈。